欢迎来到昆明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

全能保镖第0423章永不回头枭雄心声二合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0次

全能保镖 第0423章 永不回头,枭雄心声【二合一大章】

“霸道的温柔?!”

刑天挠头搔耳,仔细琢磨着王子聪的话。

刑天虽然有些刚愎自用,甚至是独断专行,但也没有到听不进别人话的地步,最起码在感情上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

王子聪説的对,自己确实是个感情木讷的人,被女人骂不解风情也不是一次一两次了,这diǎn自知之明刑天还是有的!

没办法,在那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呆了二十年的功夫,别説是去了解女人、偷听女人心了,能弄明白女人的身体结构是啥样的就不错了!!!

最起码刑天用了二十年的功夫没弄明白女人的身体结构,要説弄明白也是在十万大山里的时候,一不xiǎo心看到了燕倾城和凤舞的身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女人胸口比男人入夏以来全国日发电量也已累计11次创出新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多了两团肉,下面少了一块肉!

这基本上就是刑天的感情状况了,説他是个“感情难民”那都是抬举他的!!

那么……基本上现代社会的每一个人都能当这位威名赫赫的北王的感情导师了!

所以,刑天琢磨了半天,虽然仍旧不明白那个“霸道的温柔”是什么意思,≈↓dǐng≈↓diǎn≈↓xiǎo≈↓説,但却是决定的去试一试了!

毕竟是专家的建议嘛!

管他呢,反正情况不能比现在更糟糕了!

不就是霸道嘛!老子会!

而且还是天生的!!

只不过是影姐成就了老子,所以老子一直不好意思颐指气使而已!

眼下,説不得还真得试一试了!

刑天蹲在青石跟前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没那勇气现在就直接冲进去找骆影,是真有diǎn怵那种冷漠了!

下午骆影冷飕飕的那一睨,看的刑天是从脑门子凉到了脚底板,琢磨半天还是决定先不进去了,对于骆影这种独立到极致的女人,要想玩什么“霸道的温柔”也最好循序渐进一diǎn,一上去就装犊子很容易让拍死。

于是,刑天在想了半天后,终于拿出了拨通了叶天浩的号码,等对方接起来后直接吩咐道:“给老子送diǎn纸和笔过来!我在影姐住着的阁楼对面。”

“好!”

叶天浩没有多问,一口答应。

……

十分钟后,叶天浩的一路xiǎo跑来到了骆影的阁楼下,来回瞅了很久,才终于在一个漆黑的xiǎo角落里看到了刑天……

天!

这还是那万军阵中纵横无敌的北王吗?

叶天浩眼角狠狠的抽搐着,有些痛苦不堪这项工作已经坚持了几年。从今天起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完全不敢想象那个怎么看都极端猥琐的蹲在漆黑xiǎo角落里的男人会是刑天!!!

不过终究是心思通透的人,略一琢磨叶天浩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顿时苦笑了起来……

不用想,肯定是大半夜的让媳妇轰出来了!

或者……干脆就压根没进了媳妇的门!

绕是叶天浩无比崇敬刑天,这个时候也心里冒出这么个念头——真是有够丢人的啊!!

不过男子惧内这种事古来有之,再加上骆影也确实是个强悍的一塌糊涂的女人,所以叶天浩也只能表示理解了,因为骆影之强悍他是亲身体会过的,北地阵营中,他孛儿只斤氏的号召力太大了,故而威胁到了北王之位,深遭骆影忌惮,所以几乎是在南北大战刚刚拉开帷幕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开始削他了,几记杀威棒下来,现在的北地阵营中孛儿只斤氏已经不再是一杆随风挥舞的大旗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刑天这个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

娶上这么个老婆,刑天被镇压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反正,叶天浩是忽然开始稀罕起自己家里那婆娘李妈了,最起码那女人可不会大半夜的不让自己上床,反而给自己赶出来。

当下,叶天浩大步朝刑天跑了过去,二话不説将一沓a4纸和一支中性笔放到了刑天面前,无限猥琐的咧着一张大嘴嘿嘿笑着凑过去问道:“魁,给媳妇写忏悔书呢?”

“想死你直説!”

刑天冷幽幽的看了这家伙一眼,心説要不是你这个大嘴巴,老子至于这么难堪么?

“嘿嘿……”

叶天浩咧着一张大嘴,笑的多多少少有diǎn龌龊,嘿嘿笑道:“你还是听属下的,这忏悔书还是别写的好!丢人!”

刑天一瞪眼。

谁知这个时候叶天浩根本不怕,抽着鼻子叫道:“写忏悔书那就是你错了!

事实上,你错了吗?

你是王,是王就要有王的霸气!

老子主宰着千万人的生死,要俩媳妇有啥错的?

所以啊,我觉得你还是写封情书比较合适,摆明了告诉她——老子就是要做那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绝世人物!”

“你给老子去死!”

刑天终于坐不住了,这家伙摆明了就是来埋汰自己的,哪里还能忍?当下从地上跃起,直接一个飞踹将喋喋不休的叶天浩踹飞。

霎时,耳根子终于清静了!

“霸道的温柔?”

刑天又开始琢磨了,琢磨了半天,有些犹豫的在一张a4纸上写道:

“喂!xiǎo妞!老子在楼下等着呢,你赶紧下来迎接,老子想念你热乎乎、香喷喷的被窝了,否则老子就把你干到不要不要的!”

写这段话的时候原本刑天还有些犹豫,不过等写完的时候却仿佛进入状态了,一瞬间觉得是这段话真的是太霸气了!

对!

这才是爷们!

你他妈的不服气,老子就要把你干到不要不要的!

刑天盯着那张a4纸,差diǎn没直接狂笑起来,二话不説将纸卷成了一个xiǎo纸筒,运起内劲,瞬间让xiǎo纸筒上泛起了朦胧光辉,随后将之甩了出去,霎时xiǎo纸筒犹如离弦之箭,笔直的就朝骆影的窗口激射而去!

下刻,只听“啪嚓”一声轻微的脆响在黑夜中激荡,那xiǎo纸筒竟直接射穿了玻璃,在骆影的玻璃上留下了一个直径一厘米的xiǎo孔,而后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骆影的桌上!

这显然是刑天故意控制的,虽然是看似不起眼的一掷,但他对力道的可怕控制已经可见一斑!

这绝对是非常可怕的手段,也是刑天一直磨砺自己的结果,因为痞子龙曾説,力量的控制是非常重要的,太古年间有大能能以一株草斩落日月星辰,全赖对于力量的可怕控制,因此刑天一直都在磨砺着自己,却不想此刻派上了用场。

xiǎo阁楼上,从阴影上可以看出,骆影在看到那xiǎo纸筒后很明显一愣,然后竟然打开看了!

刑天顿时心里紧张到了极致!

不过,骆影的影子再没表现出什么异样,过了约莫十来分钟左右,她竟然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轻飘飘的离开了房间!

下来迎接老子来了?

刑天差diǎn没直接笑出声,更是满脸紧张的看着xiǎo阁楼的门!

片刻后,不出意料门终于开了!

不过,出来的却不是骆影,而是一个黑衣武士!

很显然,这是骆影的护卫,应该是那些南国降将。

那黑衣武士手里同样握着一个xiǎo纸筒,站在门口来回扫视一圈后,这才终于注意到了刑天,然后一路xiǎo跑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刑天鞠了一躬:“王,主母让我把这个给你!”

説着,递上了那xiǎo纸条!

“嘿嘿,谢啦!”

刑天满脸笑容,接过纸条一直等那黑衣武士离开后才满脸兴奋的打开了!

结果,当时脸上的笑容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就连眼角都在狠狠抽搐着!

只见那纸条上赫然是一个娟秀的xiǎo字,一看就是骆影的字迹,回复简单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只有一个字——滚!!!

“唉,果然是我独一无二的影姐啊!什么霸道的温柔,压根不好使!”

刑天轻声一叹,苦笑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有些痴然的看了眼骆影所在的xiǎo阁楼,骆影已经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自己的书桌前,正在伏案疾书,只留下一道刑天这辈子都看不透的倩影折射在窗户上!

“难道,还是无法释怀?”

刑天苦涩一笑,陷入了沉默,只是脑子里却完全是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两个人之间的种种。

初次见面时,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大方坦然的朝着自己伸出了友谊之手,笑着説:“我叫骆影,你可以喊我影姐!”

远征十万大山时,这个女子眼中含泪,将自己的守护石亲手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低声细语犹在耳畔:“要注意生活上的细节,穿着要干净整洁些,别邋邋遢遢的,衣着是一个男人的脸,别丢脸,也别让人家笑话我这个当老板的不给自己的人买衣服。”

羲皇山中险死还生,挣扎着归来后,这个女子又轻轻拥着自己説:“我是个女人,一个基本上不可理喻的女人,所以,你不要和説什么霸图天下,也不要和我説什么王权富贵,我这一生,只为一次动了真心的情。

很庆幸,我找到了,这个人是你。

让我做你女人,不,我要做你老婆,不再做你姐,好么?”

“我修武,不为无敌于天下,只想等企业拆除设备到达一定标准后常伴在你左右。”

“……”

这个女人的每一个决定,都带着一种九死而不悔的执着,原因似乎来得有些模糊,刑天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骆影会选中自己,最后又有些自大狂一样在心里告诉自己——或许有些人之间,相逢虽是初见,却早已在第一眸的对视时就注定了彼此的一生迷惘!

此刻回想起当初的一切,原来那每一字、每一句,刑天竟然清清楚楚的记得,就像是永远的镌刻在了自己的骨子里一样!

“世间最难消受美人恩,时至今日,我却忽然发现我的孤独是与生俱来的,一个贪婪的掠夺者不配得到过于真挚的感情。”

刑天轻轻一叹,再一次拿起了地上的笔,缓缓在纸上写道:

“多希望我是一只信天翁,

可以自由自在的翱翔在天空,

一生只为邂逅一个令我痴狂的伴侣,

不知道人间的百样花红,

不贪图这世间的荣华富贵,

从生命开始的那一刻,

就是为了等待那注定会相遇的另一半。

一起双宿*,

最后又一起归葬于我们迷恋了一生的蓝天,

因为那里是我们的家。

……

可惜,

我不是,

我不幸的生在了浩淼的非洲草原,

我不幸的生成了一头雄狮,

从我生下的那一刻起,

这一世就只为征服而存在,

生活在这充满卑劣和厮杀的草原上,

我只能搏斗、厮杀,

因为那群贪婪的鬣狗和掠食者在觊觎着我的血肉之躯,

他们不死,我死。

于是,我学会了贪婪,

在我学会捕猎的那一刻,

贪婪就已经融进了我的骨子里,

从此没有心,没有肺,

只知道去掠夺我喜欢的,

引领着我的狮群去猎杀一切可以让我填饱肚子,可以让我享受人生的存在,

因为,这是我的本能。

……

对不起,我最爱的人啊!

一头野兽一不xiǎo心闯进了没有战争和杀戮的完美国度,

又邂逅了一生最美的爱情,

我以为它是梦,

一个我永远都舍不得醒来的梦,

可当我再一次走上的战场的时候,

我的本能和贪婪却把我最美的梦撕扯成了粉碎。

时至今日,我已不知如何回首。

……

原谅我,我最爱的人,

原谅我的卑鄙和贪婪,

因为那是命运送给我的东西,

命运将我推上了苦难的绝境,

我抬头看不见自己的未来在哪,

蓦然回首时身后已是一片茫茫,

我只能搏斗,只能厮杀,只能掠夺,

掠夺一切我喜欢的,

因为那是我存在意义,

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抚慰我那颗充斥着黑暗的心。

……

原谅我,我最爱的人。

原谅我的不安分。

若是没有那些挣扎与迫害,

我又如何会走上这黑暗的前路,

一生漂泊争渡只剩下了孤独,

我不知该向谁倾诉,

恩怨情仇已经不堪回顾

帝王志,终究是一条不归路,

可我没有选择,

只能无言缄默着背对所有人,

然后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功过随人定论,我无悔

史册任由它写,我不了解,

我只知,有些事,我无法逃避,

我只能征战、讨伐,

直到向天要回它欠下我的所有债,

即使是我已经迷失在了复仇的路上,

甚至因为我的黑暗即将失去我最爱的人

我也永不回头!

……”

写完,刑天脸上已经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缄默良久,轻声一叹,在后面补上了自己最想説的一句话:

“原谅我这一生贪痴嗔,如真能在世轮回,愿来生落户山水,与你一起醉在寻常布衣家,做一对平凡鸳鸯。”

“……”

刑天的手都在哆嗦,轻轻将这章写满xiǎo字的a4纸卷好,轻轻一弹,登时纸筒化作一道流光射向骆影的阁楼。

做完这一切后,刑天缄默。

不管如何,这都是他最后想説的东西了,也是心中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所有话。

是非对错,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这条掠夺的路上……

永不回头!

掠夺一切能掠夺的,杀死一切曾经伤害过自己和自己的弟弟妹妹的人!

这是这该死的命运欠自己的!

如今,不过是讨债,刑天觉得自己没有错,哪怕葬掉的是自己的这一生!

……

新增长源已经明确。小儿脾胃虚弱怎么食疗
哪些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赣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蚌埠白癜风治疗费用
男人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治疗
临沧白斑疯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昆明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