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昆明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九洲武帝第二十一章课外调研组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洲武帝 第二十一章 课外调研组

“你好,我叫陈娅。”

与发现第五听云那少年一起的是一个女孩,她见第五听云过来了,主动打起了招呼。

“第五听云。”第五听云友善地点了点头,对这几个弟弟的同院师兄师姐他还是天然地感到有些亲切。

“第五听云?”陈娅身旁的少年听了这名字,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名字好熟悉。”

“收!”但少年显然不是喜欢纠结的人,想了片刻没有想起后他也没再深思,反而朝着另外三方同伴喊了一声。接着八人一起加快速度,圈子急剧缩小,豺狼速度虽快,但各方退路皆被阻断,它绿眼猛瞪,鼻子狠出了两口气,然后直接朝着西方两人扑去。

看它威势,是打算鱼死破了。

“这畜牲不愧是开了灵智的魔兽,竟然知道赵涛和圆圆那里防线最弱。”身前少年缩逼包围圈时,还留有余力,不忘对豺狼的拼死反抗略作评价。

这人应该就是八个中实力最强的了,看着少年镇定从容地指挥,第五听云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陈娅大概是看穿了第五听云的想法,微笑两声,说道:“他叫谭磊,三石磊,是我们组长。”第五听云笑着点头表示了谢意。

魔兽豺狼虽然拼死反扑,但它终究没能等到同伴赶来,寡不敌众,在八人轮番掌力和刀剑之下倒地而亡。

“奶/奶的,为了把这畜生引谷中来,从昨夜就开始跟它周旋,今天终于把它干掉了。”本来守在北面的一个胖子,踢了狼尸一脚,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口接一口地喘着大气。此时是春天凌晨,严格来说还有些凉意,但胖子衣裳上全是汗液,显然累得不行。

“胖子,回去领了任务奖赏,哥几个去好好吃一顿。”八个人聚在了谷底,都或站或坐地休息了起来。那叫做赵涛的男子拍了拍胖子的肩,哈哈说道。

“别介,我还打算拿赏金买几枚归元丹呢。”陈娅道。

任务完成,小组八个人心情都不错。谭磊过去一刀捅进狼尸脖子,顿时就见狼血射了出来,他用早已准备好的皮囊接住。做完这些后,他又站回去,听着组员们的话,只听不说。

“这哥们谁啊?大清早跑这山里来干嘛。”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了好一会儿后,才终于注意到了站在谭磊身后的第五听云。

“第五听云。”第五听云再一次自我介绍道。

“第五听云?这名字……”胖子一看微软于1998年收购Hotmail。尽管微软目前仍对外提供Hotmail服务就是话最多的人,当即接过话头,思索着,“咋听着这么耳熟呢?”想了一会儿,他猛拍大腿,推了推政府正在积极控价旁边的赵涛:“喂,上次教训你那个新生叫什么来着,叫第五听风还是什么?”

赵涛面色陡沉,满脸不喜。

一听胖子这话,第五听云暗叫不妙,敢情这些人中有人和弟弟结下了梁子,第五听风这小子,真不让人省心!

“胖子!满嘴跑油,能不能消停会儿。”谭磊发现了不对劲,赶紧遏住了胖子的话头。

“谭磊。”然后他伸出手和第五听云握了握,正式自我介绍道。

第五听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组长有了表率,组员们也都相继说了名字,除了赵涛、陈娅之外,胖子全名叫黄河,倒也确就个人而言实人如其名,博大异常。和赵涛一起的女孩叫张圆圆,比较文静,不怎么说话。另外三个男的分别叫马鑫、唐朝、向必英,还有一个女的姓孙名华琼。

和对方八个人都有了基本的认识之后,第五听云索性也坐了下来,和他们深聊了起来。通过交谈,他这才知道八人是嘉庆学院二年级的学员,高等院校的分级和初等院校的分班不同,初等院校不分年级只分班级,可高校既分班级又分年级,像二年级就必然是已经在嘉庆修习了整整一年后才能升上去的。

他们是不同班级自愿组建的课外调研组,以实力最强的谭磊为组长,只要合力完成了学院下发的课外调研任务,他们就可以领取到一定数额的奖金和不定的修炼资源。

课外调研,无疑是高等院校极为出彩的一部分。

而他们小组这次收到的调研课题,就是“南蜀山外围豺狼变异原因的调查和研究”,所以才有了他们围杀豺狼的一幕。

“南蜀山外围豺狼变异?”第五听云重复着他们的课题,不解道,“豺狼本不就是变种的吗?他继承狼和熊的基因……”

“哪有那么简单,不懂不要装懂!”赵涛哼了一声,一口把第五听云顶了回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第五听云名字的原因,还是因为什么,这赵涛说话总带着一股优越感,尤其当他知道第五听云还是南蜀学院学员后,他说话更是时不时带点刺儿。

“少说两句!”谭磊也注意到了赵涛的针对性,虎着脸瞪了赵涛一眼。

赵涛这才悻悻地低头不语。

“虽然我们目前也不知道学院为什么给我们这个课题,”陈娅也很知趣地接过话来,“但学院的每个课题都是经过导师严格的实地勘察后,才正式挂出来的。所以原因,怕是没那么简单。”

“那你们研究出了什么没?”第五听云也来了兴致。

陈娅摇了摇头,回道:“目前我们还在采集狼血和狼骨,回去打算让元素师分离出其中的力量因子,到那时可能才会有结果。”

“你们不要尸体?”第五听云一听,立马就动起了歪脑筋,他发现这个课题不仅比春游会要刺激好玩,而且他们还要把狼尸抛在野外,这多浪费啊。

“狼尸有什么用?”胖子黄河嗤笑一声,道,“看你小子两眼放光,你需要就送你了。”

第五听云连忙道谢,真是善解人意的胖子呀。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太阳终于慢慢地跃出了地平线。其实这中间都是陈娅和黄河在与第五听云交谈,其余人要不偶尔插上一两句,要不干脆闭口不语。第五听云也没觉得不妥,负上已被剔骨的狼尸,和众人一一道别。

分别时,谭磊给了黄河一个眼神。

胖子心思澄明,立即领会到了意思,拍着第五听云的肩膀说道:“哥们儿,我送送你。”两人爬上了破,朝南蜀学院的集宿地走去。

“兄弟,赵涛那人就那样,不熟的人谁也别想见着他好脸色,你别在意。”搭着第五听云的肩,黄河回头看了看,然后小声说道。

“第五听风真跟他过不去?”第五听云反问。

黄河不答,也问道:“你真是第五听风的哥哥?”

两人一起点头,然后一起大笑。

“你们还会再来吗?”

“我们又不都回,马鑫和圆圆送材料回去,我们剩下的还得在这儿多收集些标本呢。”

第五听云早就等着这话:“那可以带上我吗?”

在模拟摄像机里

“这……”

“我不会拖后腿的。”

“也行,那这样,接下来几天我们每次行动,我都提前在那坡顶插只旗子,你看见了就过来。”

“好哥们儿。”第五听云腾出一只手来。

黄河与他握了握,咧嘴笑了。少年间的情谊就是这么朴素而直接,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没那么多的尔虞我诈。

“待会儿你过来找我,我请你吃大餐。”第五听云挤了挤眉毛。

“行。”一说到吃,胖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韶关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北京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湖州治男科医院哪好
Tags:
友情链接
昆明互联网